芭蕾舞剧的艺术结构特点

芭蕾舞剧(ballet,意)由舞蹈演员身着剧装在音乐伴奏下表演的戏剧。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后传入法国获得极大发展。最初的法国芭蕾舞剧音乐不仅有器乐,还有歌唱和朗诵,因此可看作是歌剧的前身(当时的歌剧中也有芭蕾舞,此传统一直延续到19世纪末,并影响到意大利歌剧)。19世纪中叶以后出现大量优秀的芭蕾舞剧音乐,如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等。

芭蕾舞剧是综合音乐、美术、舞蹈于同一舞台空间的戏剧艺术形式。三位姐妹艺术的密切合作造成时空一致、视听统一的艺术效果,这正是芭蕾舞剧具有独特魅力之所在。

音乐在芭蕾中占有不容忽视的地位。根据舞剧脚本谱写的音乐是舞剧编导赖以进行编创舞蹈和戏剧动作的基础。因此,舞剧音乐既要体现完整的艺术构思、描绘戏剧性的情节进展,又要刻画鲜明的音乐性格、提示人物的内心世界与感情变化。而且,舞剧音乐往往都有节奏明确、抒情色彩浓厚的适于舞蹈的旋律,并体现出作品的时代、地域的风貌。音乐素有“舞蹈的灵魂”之称,难怪我们聆听舞剧音乐时,脑海里就会有形象浮现。

包括舞台布景、服装、化妆在内的舞台美术,通过逼真的实感、巧妙的色光变幻以及特技效果创造出舞剧规定情境所需要的艺术氛围,增强着舞剧的感染力。舞台美术的重要性可以从下述情形得到证实:即使是满台白光或漆黑一片,人们也能从中体味某种特定的含意。

舞剧,顾名思义舞蹈是它最主要的表现手段,舞剧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演员在台上不说也不唱,完全依靠形体的表现力来完成所有的戏剧要求——主题思想的阐述、矛盾冲突的展现、人物性格的塑造。训练有素的舞蹈演员是通过优美的舞姿、和谐的韵律、高超的技巧“说话”和“唱歌”的,说出角色的心里话,唱出人物的情愫来。这里要指出的是,芭蕾演员作为艺术创作的体现者,其素质的高低、进行二度创作的能力大小固然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是,在作品诞生的全过程里,舞剧编导的才情和技巧都从根本上影响着作品的质量。当我们为一部舞剧的成功演出鼓掌喝彩时,理所当然地包括了对编导的肯定与赞扬。

芭蕾舞剧的舞台表演是由哑剧和舞蹈两大部分构成的。舞蹈部分又可分为直接推动情节进展的和情绪单一、表演性强的两种舞蹈。

芭蕾中的舞蹈格式有独舞、双人舞和多人舞。独舞犹如话剧中的独白、歌剧中的咏叹调一样,长于刻画人物性格和抒发内心情感。群舞则用来渲染、烘托气氛,调剂色彩。在许多古典芭蕾舞剧中,由女演员组成的舞队排出各种几何图形,表演优雅的轮舞、圆舞,呈现出令人赏心悦目的舞蹈构图,往往是代表了一部舞剧的典型场景——象《天鹅湖》湖畔的“群鹅”、《吉赛尔》第二幕的“群灵”、《希尔维娅》第一幕的“猎神们”所显示出来的那样。

芭蕾双人舞在概念上不仅是“两个人跳舞”,而形成为一种特定的表演格式。古典舞剧中,男女主人公的双人舞常常被处理为全剧的核心舞段,占据着重要位置。双人舞通常取三段式进行:一、慢板——由男演员扶持、托举女演员的合舞,连贯地展示各种舞姿,在地面和空中完成一系列旋转、跳跃等技巧动作;二、变奏—— 男、女演员分别表演独舞;三、结尾——由男、女演员逐渐加快的独舞过渡到快板的合舞,呈现舞蹈的高潮。双人合舞(不论是慢板或快板)要求男女双方和谐默契、浑然一体;而变奏一般都包含着复杂的高难技巧。因此,双人舞是对芭蕾赏技艺的全面检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天鹅湖》、《唐·吉诃德》、《海侠》、《睡美人》等古典芭蕾中的双人舞做为舞剧精华拿到舞蹈晚会上表演,演员们按照原剧应有的情绪尽力炫耀着自己的拿手绝技(如连续不停地三十二圈单足旋转),收到激动人心的舞台效果。

芭蕾舞剧中还常贯穿有多种风格的舞蹈,即各个国家和民族具有特征的民间舞,统称“性格舞”。象《天鹅湖》里的西班牙舞、玛祖卡舞(波兰民间舞)、恰尔达什舞(匈牙利民间舞)和《红色娘子军》里的取材于我国黎族的少女舞、五寸刀舞,都属于性格舞表演。它使得舞剧更加色彩纷呈、壮观美丽。

古典芭蕾里的哑剧表演是推进剧情、提示矛盾的重要手段。它在舞剧中的作用是舞蹈所不能完全替代的,但是尽量使哑剧舞蹈化则是好的舞剧编导所追求的目标。当代的舞剧作品,如《奥涅金》、《乡村一月》在这方面的成就是引人注目的。

在芭蕾中经常采用的一些哑剧手势是很早以前创造出来的,久而久之,观众已习惯于从这些固定动作中了解它的含意。譬如:演员用手按左胸表示“爱”,双手在头项交替绕圆圈表示“跳舞”,一只手的手背从方向相反的脸颊划到下颏处表示“容颜美丽”,摊开双手或单手表示“询问”,双手握拳交叉于身体前方表示“死亡” 等等。

哑剧穿插于各舞段之间,多种形式和风格的舞蹈按戏剧进程编织在一起,既避免了观众视觉的单调感,又给予演员们轮换地高速体力的时间,是每个编导在构思时就认真考虑的因素。而一般的戏剧规律,例如启、承、合,在芭蕾舞剧创作中同样发生作用,我们在观看舞剧时也就有清晰的情节线索可循。但是,当需要主人公宣泄情感的时候,当需要制造某种戏剧气氛的时候,当为展示芭蕾美的画面的时候,往往常规时限概念就被打破了,将瞬息延伸得很长,或者相么,对那些非重点的说明性段落则一带而过——不均匀地分配时间和使用力量,这个一切艺术都讲究的节奏在芭蕾舞剧的艺术结构中被更加强调性地运用着。

( 来源:北京文艺网 庞云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